返回网站首页 | 选择语言版本: 

站内搜索:商品资讯
联系我们

浙江亚美真人钢管有限公司
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天凝镇亚美真人路118号
电话:022-98382722
传真:022-98382722

建议投诉 / Leane a message
如果您有任何的意见或者建议,请给我们留言!


各地當局重手關停落後鋼鐵企業

浏览次数:107日期:2019-11-29

“本月25日,各市縣區將正式上報下轄企業關停進展的完成情況。”9月21日,遼寧省環境監察局副主任科員王德安在電話中告訴筆者。

作為鋼鐵落後產能淘汰的先鋒 ,遼寧省環境監察局近日大規模突擊檢查了省內鋼鐵企業。在被檢查的84家企業中 ,正常生產39家,停產30家,取締15家;其中有21家無審批手續。該局稱,據初步把握的情況,除檢查通報的84家企業外,全省最少還有200多家小鋼鐵企業未報。

與遼寧一樣,一場以環保手段為突破、輔以行政經濟措施的鋼鐵業關停落後產能風暴正在上演 。包括河北、山西、江蘇、安徽、湖北等地都已展開清理鋼鐵落後產能的行動。

來自權威部分的統計數據顯示,剛剛過往的8月,全國日產鋼水平達到了168.8萬噸,按照這一水平,全國鋼鐵年產能已突破6億噸。

“2009年,中國鋼鐵行業在建項目投資額達到3400億元,同比增加3%,而2008年的投資增速則為23% 。至2010年,上述項目將為我國增加最少5000萬噸粗鋼產能,這意味著明年我國鋼鐵產能將達到7.1億噸。”中鋼協顧問吳溪淳說。

而來自工信部等國家部委的“高壓”信息也顯示,淘汰“落後”對於鋼鐵行業來說,已注定是一場與時間角力的賽跑 。

環保重手

“老賬未清 ,違規新建,環境違法題目突出。”遼寧省環保廳副廳長趙長富如此描述省內鋼鐵業的亂象。

8月26日,一份《2009年遼寧省首批掛牌督辦鋼鐵行業環境違法案件的通知》被下達至各市環保局和監察局。沈陽市萬興達金屬材料有限公司、鞍山市台安縣穀海龍小軋鋼廠、遼陽市遼寧遼鞍鋼鐵有限公司等25家企業被列進“黑名單”。

“沒有環保審批手續,生產工藝及設備落後,環保設施不完善 ,生產環境惡劣,廠區煙(粉)塵無組織排放嚴重,與國家產業政策相背。”王德安在電話中如此解釋這些黑名單中的小鋼廠。

令人擔憂的是,違規操縱的並非這25家。“僅僅在本溪、丹東等5市時,就發現了違規新建的13家鋼鐵企業。”趙長富在遼寧鋼鐵環保專項整治行動後表示。

“我們現在第二步正在進行的工作,就是在全省根據產業政策進行摸底 。”王德安說,遼寧已成立了9個部分構成的環保專項行動領導小組,將共同審核摸底的企業名單,提出定見後報省當局。

趙長富稱,在查清違規情況後,要列出分期分批淘汰時間表,按計劃實施關停。“對惡意違法、拒盡整改的企業果斷公然查處一批,曝光一批,掛牌督辦一批 。”

相比於遼寧,有著中國鋼鐵行業第一重鎮之譽的河北省,其關停淘汰的力度,或許更受關注 。

近日,河北鋼鐵團體旗下宣鋼拆除了1號300立方米高爐。這已經是往年河北鋼鐵團體組建以來拆除的第8座高爐 。統計資料顯示 ,河鋼團體目前已拆除300-400立方米高爐8座 ,總爐容2830立方米,淘汰落後產能350萬噸。

“按照國家產業政策,今年上半年以來至8月份 ,河北省共淘汰了15座高爐、13座電爐,累計淘汰煉鐵產能415萬噸、煉鋼產能360萬噸。”9月21日,河北省冶金行業協會副會長宋繼軍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先容稱,“河北離北京那麽近,全部國際市場也都比較關注,所以在政策履行上,動作也是比較快的。”

據宋繼軍先容,河北省2008年鋼鐵產能有1.37億噸,實際產量為1.16億噸。而今年的年產量,“估計達到1.35億噸”。

對於全省淘汰落後的總目標,宋繼軍說 :“個人估計,全部河北省在3年內淘汰2000萬噸,比較符合實際情況。”

同樣在進行大規模淘汰落後產能的還有山西、江蘇、安徽、湖北等地。

在山西省,太原市對限期淘汰的燎原鋼鐵燒結機實施掛牌督辦;忻州對未經環評審批的球團生產商全麵叫停;呂梁市對文鑫鋼鐵 、龍鑫鋼鐵、恒信鋼鐵、北泰鋼鐵和地都鋼鐵的高爐、燒結機依法淘汰 。

江蘇常州溧陽市責令瑞豐冶煉、溧陽市三維鑄造公司兩家企業年底前封閉;高郵市掛牌督辦興鑫模具廠、高郵市輕工機械廠、高郵市凱鑫金屬機械“小高爐”煉鐵項目;徐州責令博瑞特鋼、徐州博豐鋼鐵、徐州成日鋼鐵停止生產、補辦環保審批手續。

安徽省馬鞍山相繼關停馬鋼5座300立方米高爐、1台90平方米燒結機、1座8平方米豎爐;湖北專項整治封閉了16家小煉鐵煉鋼企業;重慶市對淘汰6家落後工藝的鋼企,查處了2家未履行環評的鋼鐵企業。

淘汰機製需完善

除了地方當局紛紛開展落後產能淘汰以外,全國性鋼鐵業淘汰機製也正在慢慢完善中。

日前,有工信部官員在上海透露,正在擬定中的淘汰落後機製,將首先從環保進手,把不達標企業進行定期公布、責令整改;其次,把淘汰落後作為項目審批等的前置條件;再次,將淘汰落後與企業銀行貸款、進口鐵礦石流向條件等等結合;最後,采取經濟手段,對落後生產能力實行差別電價、差別水價等政策。

據了解,“環保+行政+經濟”的整治手段 ,之前已開始實施。

兩年前 ,國家發改委和北京、河北、山西等10個首要產鋼省(區、市)簽訂過《關停和淘汰落後鋼鐵生產能力責任書》。但中國的鋼鐵產能還是轟隆隆駛向了6.6億噸。

“隨著8月底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部署抑製鋼鐵等部分行業產能過剩和反複建設工作,各地是以加大了鋼鐵行業整治的力度。但是否仍然是之前幾年‘雷聲大 ,雨點小’的效果,不僅要看監管部分的查處力度,更要看具有落後產能企業的觀念的改變。”中投顧問能源首席研究員薑謙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如許表示。

薑謙表示,要從根本上控製過剩,是要讓落後產能主動退市 ,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國家應當指導地方當局和企業往尋找和開發新的支柱性產業,有了新的替換物,他們自然會‘摒棄’落後的鋼鐵產能,或者接受大型鋼企的‘改造’。金融危機以後,不少地方當局都將新能源產業做為未來的發展重點,這或許會成為淘汰鋼鐵落後產能的一大利好身分。”薑謙稱。(中國鋼管信息港)